紐國夢

歡迎來到我居住的城市

對紐西蘭打工度假是有憧憬的,或許是因為打從離開學院就一直念念不忘,從當初沒幾個人知道,跟媽說她還以為這是跳飛機的危險行為,到現在幾乎大家都知道,申請名額一樣,卻越來越多人掙着要。

早期自己沒勇氣申請,加上一直很擔心湊不足那出發費(是啊我很孬種),後來想要申請了,卻也老是刷不進網頁。這些也沒跟太多人說吧,畢竟我也不喜歡太多人的“關心”。(這裡也沒多少人了,但還是希望看到的朋友請勿過分關心)

過去兩年,還曾被不同的友人加入打工度假的群組,申請日開放前幾天都處於熱血沸騰狀況,但是今年,我忘了。

是的,我居然就忘了。

我試圖給自己找些藉口。

嗯因為這幾天趕deadline。

嗯因為電話壞了,跟友人借來的電話還沒摸上手,之前的電話我還有去年申請到一半的表格放在首頁隨時進去看看有沒有名額可以刷刷呢。

但那些都是藉口我知道。

比較稀奇的是,申請開放時間是馬來西亞凌晨五點(也就是紐西蘭的早上十點),我凌晨四點五十分因為腳不小心把雜誌踢跌地上驚醒,起身尿尿時剛好看到從紐國回來的友人問,“黃,有申请吗”

我才赫然發現,我居然忘了,忘得一干二淨。

當下馬上開電腦,同時也坦然告訴友人,我忘了,但此刻醒來,也許意味著些什麼。

當然,什麼“意味著些什麼”這只是我想太多。在電腦面前耍了近4個小時的刷新,還是沒斬獲,也許老天就真的只給誠心的人吧,這時候醒來不過是個巧合,昨晚太早睡而已。

現在早上九點上來寫這,對於自己忘記了這回事,其實是沒有傷心,也沒有開心釋懷的。反正就是這樣吧,我也不知道忘了,應該開心好還是難過好。

然後,給還在這裡的你,祝你新年快樂,一切安好。 🙂

 

Advertisements

似嗝佳

DSCF8015

很多事我可以聳聳肩故作不在乎地說,這不過是小事,不會是一輩子,更不會是我死之前會記得的事。

但今天,我想記下,因為這會是影響我一輩子的事。如果用電影inside out的語言來說,這是我人生的其中一個很重要的記憶點。它帶著很多的藍色、紫色、青色、紅色,然後,沒有黃色。好吧,也許有一抹黃,那是我想像出來的黃。

當然,積極點的說法是,我還有一些日子,可以努力地讓這個重要記憶,變得不重要,那就是創造其他更重要的記憶,起碼死之前還有一堆回憶,輪也不會輪到這個記憶球。。

有點複雜是,但以後的你會記得我此刻的心情,是吧。

是該長大了。是該長大了。

有些事,後來我才懂。

fish

我是一個對自己作品沒自信的人。其實這是很可悲的。對自己的作品沒自信,哪怕得到讚美也在自我質疑。曾與同事聊起,她說這是沒自信,以前的她也會這樣,後來成長了,也就會慢慢建立了自我信心與肯定。

工作內容最近有些改革,其實我也不清楚是大改呢還是小改,反正我還是一樣忙得焦頭爛額的。請來的專家苦口婆心地對我們說,你們的作品做得真不錯,在人力資源有限之下,實屬難得。可是(工作場合上每一句讚美後的可是才是重點),整體風格不怎麼統一,這個專題結束後下一個專題給人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改革後風格應盡量統一。

當下心想,這確實是個詬病。後來反复想了又想,不免心頭一喜。

每一篇專題感覺不一樣,確實是當時我們所追求的呀。當時排版時還多次因為概念與之前的類似而自我推翻,就連後期與編輯的同事討論分頁,也務求每一個專題結束後都有煥然一新之感。我們常常翻著半成品自我預習彩排,翻到這頁,誒,有是不一樣的感覺!然後沾沾自喜。

一些有看到作品的友人確實贊有說風格不一樣,每進入新的專題都有驚喜。而我總是在想,真的嗎,會不會只是因為我們的是朋友才這麼說的啊。後來聽到了專家這樣的批評,才覺得當初的讚美是真實的。然後覺得那種感覺真好,估計專家如果聽到我的內心os會瘋掉吧。

嗯,我是一個對自己作品沒自信的人,但慶幸的是,我似乎有個會從不一樣角度看待事情的心。至於改革成果會怎樣,說真的,其實很茫然,感覺似乎又回到當初,什麼也不都綁手綁腳的。只能提醒自己倒掉半杯,再重新讓新調味融入,但願成品是個不錯喝的雞尾酒。


照片鯨魚插畫來源
https://www.etsy.com/listing/56241480/whale-by-dimdi-original-watercolour
http://fineartamerica.com/featured/blue-whale-michael-vigliotti.html
https://www.etsy.com/market/painting_whale
http://new-brunswick.net/new-brunswick/whales/bluewhale.html

給仍在這裡的你

Untitled突然有那麼一些東西想寫,對別人的個人私隱來說似乎有點模糊,但,又想寫給仍在這裡的你看看,所以,還是選了最僻靜的這裡吧。

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自殺了。是的,非常遙遠的關係,對她不熟悉,所以大部分形容都源自於我的朋友,和一些自我猜測。

自殺的女生之前因健康關係開始非常注重身體,而且個性也非常開朗,甚至在Fb啊都呼籲大家要積極向上,維持健康生活的那種陽光女孩。她曾經有著不太健康的身子,因為健康關係開始修身,非常注重自己吃了什麼。

她有個好朋友,大概也能算是男閨蜜了吧(我猜測),也就是我朋友的朋友。

由於工作環境與同為異鄉遊子,他們兩人都維持非常友好的關係,能有一起說走就走的旅行,能到男方家做客,就是那種我在我家燒菜,你過來吃的那種友好關係。出事前呢,兩人還有個挺愉悅的小旅行。

然後,回來沒多久,女生就自殺了,割脈與跳樓。

友人說,和男生聊起,據說是因為工作壓力大。對此我當然非常震驚,因為在我眼裡(雖然不曾見面)她是個多麼有能量的女孩,而且樂觀開朗,甚至修身戒口這麼艱辛的事都能挺過來了,結果自殺了。

然後,也給仍在這裡的你,還有或許以後一時感到徬徨的我,請你在結束自己生命前,想想你身邊的人吧。那位男生至今仍然無法接受她的離逝,我想任何一位仍在看着我部落格的人(這裡也不多人了),突然離去,也會讓我無法釋懷的。

這世界的意外已經很多了,為什麼還要讓身邊愛你的人承受明明你能阻止的傷痛呢?真的,請你想想身邊的人。

p/s:我無法確認這篇文字會不會涉及個人私隱,如果你覺得你是當事人,那麼巧被你看到了,希望我拿下這篇文字,請通知。非常抱歉,我樂意這麼做,謝謝。

一年了,如夢一場。

DSCF4240DSCF4241DSCF4265DSCF4257DSCF4243DSCF4252

DSCF4250

DSCF4271DSCF4275   DSCF4277

DSCF4283DSCF4287

其實並沒有刻意記著自己來到新加坡工作的日期,只是當初開工第二天就得到食品展開檔買雜誌,所以為了下個星期的美食展籌備時,翻看相機的照片,才突然想起距離我第一次到新加坡一年了。真的一年了,如夢一場的一年。

那時候偷偷跑來面試,除了現在公司的人們,知道的友人也就只有三個,連家人都不知道我來面試,只知道我到新加坡玩。面試是星期一,星期天到JB找了艷姐吃飯聊天後她給我白卡,然後就跟著星期天晚上的海關人潮進了新加坡。

那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在什麼也不了解,什麼也覺得很新奇的情況下來到這國度。

第一次搭170,忘了要過海關,只記得自己要下Kranji,還笨笨地一過了新柔長堤就問司機,Kranji?他說,NO,You have to pass Custom first,糗得好想鑽進洞,不過算了,反正他也不記得我啦。那時候覺得Kranji MRT上那個大大的風扇覺得好神奇,第一次進MRT,第一次到Bugis,第一次住在Arab Street的一家背包客棧,好巧,名字就叫The Sleep Kiwi,那個我也很嚮往的國度,而一些住在客棧裡邊的都是即將出發到紐西蘭打工度假的人們。

我現在還是會記得那時的感覺,很緊張,也很興奮,但又要故作淡定。客棧裡的人問我,你來幹嘛呢,我說,travelling,但其實也沒信心,哪有人travelling那麼短時間的啊!於是就一臉遺憾地說,可惜我來的時間太短,下次要再來一次。

客棧外邊是大大的金黃色回教堂,很有阿里巴巴的阿拉伯風情,我買了甜甜的酒,企圖讓自己醉點,別那麼緊張,幻想自己真的在度假。

我對那時候的工作面試一點把握也沒,說白一點,這算是一直很想要工作吧。雖然不曾看過旅遊雜誌,但以前念中學時可是看了大量的娛樂雜誌(我的大量真的不是誇張,應該說馬來西亞市面有賣的娛樂雜誌我都有買)&中學生啦少年什麼的,後來工作以後就看男性時尚雜誌,旅遊雜誌真的沒看過,但因為它是雜誌,因為我想到裡面工作,因為太嚮往,所以變得謙卑變得渺小,一點自信也沒。

那時候想著是,如果面試真的不成,就當作旅遊咯,而且也只有三個人知道而已,他們也都很了解我,不會一直問我結果的。

然後,就這麼進了一家雜誌做了一年。

現在回想,還是會覺得如夢一場。

之所以對當初的心情依舊記憶猶新,我從遠處看到這回教堂這條街好幾次,但就一直沒走進去。也許就是沒那個機緣吧,也好啊,當初的那感覺就一直還在,現在寫了,我想,我可以舊地重遊了。

就當作一年紀念吧。

Hehehe

大風起,把手搖一搖~~

萬佛朝宗style

水上瑜伽

第一次參與這大型的戶外瑜伽活動,做瑜伽的人們都好可愛啊。

大家做瑜伽時都會徹底放鬆,聽著台上導師的指示做出動作。

於是在旁的我們看了就覺得好可愛了啦,或許只有我這麼覺得吧,呵呵。

像第一張我拍了就馬上想起一首歌,大風起,把頭搖一搖~哈哈

然後為了這張照片,本來想著要分享在fb,又擔心被認真魔人覺得我好像觸犯了神聖的瑜伽(天啊我什麼時候居然變得如此多慮了)想來想去,最後照片發在Flickr,文字還是寫在blog吧。

好吧,我的blog好像越來越白痴了。but,who cares~~hehe

如果明年還有機會參與,應該會帶條瑜伽毯一起加入吧,感覺上也蠻好玩的,雖然那些動作在別人眼裡看起來是有點怪怪的。呵呵

給自己

10606256_345009992337378_2745093199996886869_n10356714_345009989004045_8051962094222681737_n10649828_345010069004037_6990243493465601919_n10171696_345009995670711_1548222183050010128_n10150599_345010002337377_4932020800827884275_n1899964_345010012337376_5975170813501898732_n10345536_345010009004043_7739415436599615242_n10689546_345009999004044_6588558689359578457_n10349134_345010072337370_4235404011501091244_n10325599_345010005670710_3482150939937117419_n10701981_345010102337367_4683125704531737981_n10600593_345010092337368_4664734138118443894_n10482781_345010112337366_7053207586386741128_n10174795_345010095670701_1288064350397177015_n10153041_345010099004034_1260353109962955617_n10404248_345010105670700_7891027676672851518_n1780670_345010109004033_4796305988269630464_n10367134_345010115670699_1561391761229945255_n
1901824_345010142337363_7979189600553827430_n

“我們總是把最好的一面給了陌生人,把最壞的一面,留給了最親近的人。”

來新工作後,在家的時間變短了,母親一星期一次的微信來電變成了一種她了解我的方式。

她總愛把自己兒子的生活和身邊的人分享,於是我對她的隱瞞很多。或許不該說隱瞞吧,只是沒分享,她沒問,於是我也沒說,關係大概就這麼變得有點距離。母親總是輕易地把我的耐性給磨光,好幾次我重複又重複地說着一樣的話,她總聽不明,於是聲量就提高了。

我知道這是不對的,但似乎也只能這樣溝通。我喜歡聽她說故事,這大概是我們最好的相處方式。

然而對我而言的最好的相處方式似乎並不適合用於遠距離的溝通,嗯。

不寫了,這是一個現階段沒辦法解決的問題,而此刻的我也沒辦法打電話跟她說我愛她。

然後,喜歡這系列的圖可以從這裡轉發。

這些文字看過就好,謝謝。

現在沒有不快樂啦

一種進擊巨人的概念

大概是因為我都只寫好的,不寫壞的,所以翻回過去的Ig,我都好羨慕那時候的自己,過得好快樂喔。

嗯,現在也沒不快樂啦。

然後,2014年10月2日凌晨四點十五分,在這個好像還沒睡意的凌晨,見了一個人後,我突然覺得,或許自己也沒想像中那麼差勁。嘿嘿,但還能變得更好就是了。

不再見。

Untitled

好久沒有這感覺,走在大街上光天化日眼淚忍不住就掉下來。

上一次是GK,團員大會後離開Prima時走在熟悉的走廊,然後大街忍不住眼淚就噴了。

狼狽地擦着淚,裝作若無其事地走在大街,反正也都不會在這裡生活了(吧)

好多人都會說,你想念一個地方隨時還可以回來看呀,又不會跑掉。

可是你們知道嗎,那些地方都還在,卻已不是我熟悉的模樣了。

這一轉身,下次回來不可能再一樣。

我真不喜歡這樣的自己。不是說不在乎天長地久嗎,不是說只在乎曾經擁有嗎。

狗屁。

時間最殘酷的是,總輕易地把熟悉不過的一切變成陌生。

12號,我們別再見了,好麼。 😦

天啊我終於寫完了這期的編輯物語!!

無標題

只是要上來歡呼!寫部落格還能說沒感覺就不寫,可明天雜誌就要送去印了啊啊啊啊啊,編輯物語兩個月一次又不舍得亂寫。

不能太私人,畢竟還是個公眾平台,而我又還沒想把私人情感讓全世界都知道(ok有點誇張了)

又不能太隨便,畢竟還是有編輯的包袱(Well,沒人在意你的啦)

也不能太放蕩(?),畢竟我發現我媽都有在看!(天啊還有比這更大的壓力嗎嗎嗎)

於是就像嘔東西一樣嘔出來,啊~我又嘔出一篇有點符合當下情緒的文字了。

請問什麽時候我才能想寫一篇文字都隨手拈來啊,嗚嗚嗚嗚嗚嗚嗚

(耶,準備回Geylang了)

(這也是轉捩點咧哈哈哈)